<dl id="lhako"><menu id="lhako"><thead id="lhako"></thead></menu></dl>
    <em id="lhako"></em>

      您當前的位置:大彬網首頁 >> 分類信息首頁 >> 房屋交易 >> 新樓盤 >> 房產資訊 >> 詳細內容
      房產資訊

      80后患上婚房綜合癥

      發布時間:2013/7/19 10:03:50 關注度:   來源:閻良之窗

      婚姻不等于房地產,愛情也不是經濟學,物欲時代也有心跳加速的愛情和心靈合一的默契,有才加1分,有貌加5分,有車加10分,有房加50分……有愛才可以給滿分。從《蝸居》到當下熱播的《買房夫妻》,一部部都市買房血淚史讓人們唏噓。

      80后當中流行這樣一句話:要結婚,先買房。請不要責怪這類人,只是因為他們受傷在前。面對未來,他們只有去盡可能的把握自己能抓住的一切,即使愛情對于他們而言已是奢侈品。還有人說:沒有房子也可以,我要我們在一起,聽起來很甜蜜,很讓人羨慕。如果碰到了愛情與房子相抗衡的時候,退卻還是前進?

      一位白發蒼蒼的老媽媽,對自己的80后閨女這樣講:孩兒啊,你要找的那個人,一定要有房,哪怕只是50平方米的小屋也行!

      閨女問:為啥?難道我倆一起奮斗買套大house不行嗎?

      老媽媽卻說:傻孩子,你還不懂!房子是經濟基礎,有房的男人,感情也是穩定的。沒房的男人,一旦有房,他就會變心,這樣的事情還少嗎?

      婚姻攔路虎

      2012年北京的冬天,對張凱和李瑩來說,似乎格外的冷。

      兩個人都來自東北小縣城的普通家庭,他們相戀于大學時代,畢業后一起留在了北京,一心想著能在這個城市扎根生活下去。雖然時常也會抱怨北京巨大生存的壓力、擁擠的人流、漫天的尾氣,漸漸的不知不覺中所有牢騷與躊躇早已變成了習慣,直到開始麻木,所以即使再難他們也沒有回鄉的打算。算起來兩個人在一起也有七八年的光景,按一般規律來說早該結婚,但礙于婚房沒有著落難以終成眷屬。直至今年國慶節回老家,經雙方家長坐在一起共同商議,最終決定由兩家老人共同出資支援他們在京買一套房子。兩個人終于有盼頭了,在經歷了買房的一番過程,他們卻怎么也沒有開心不起來。不是因為地點及配套設施不理想,就是價格接受不了,總之林林總總的問題接踵而至。在這個冬季,他們的休息時間都奔走在京郊或房山一帶去看房,他們的心情也恰如這個季節里的溫度一樣清冷。

      眼下,幾乎每對80后小夫妻都面臨著面包和愛情孰輕孰重的這道選擇題。當今社會,房價堪比天高,房子,對于工薪族來說,是壓在頭上的一座山,更是婚姻前面的一頭攔路虎,人們生活中的喜怒哀樂也幾乎都離不開與房子有關的話題。

      穩定的意義

      房價上漲,是因為丈母娘需求。中國房地產研究會一位人士笑稱。

      此前,武漢某一地產商廣告語中寫到:丈母娘說,結婚不買房就是耍流氓!。同時,在近年與房子話題有關的影視作品中,丈母娘對姑爺百般考驗,一貫是以刁蠻、專橫、無理的形象出現。無形之中,丈母娘幾乎成為了十大惡人之首,將姑爺和丈母娘放在了對立面上,兩者之間勢如水火。

      古往今來,新人結婚需要男方提供一些嫁妝,這是放之四海皆準的習俗。從80年代流行的16條腿抑或32條腿,再到后來結婚必備三大件,幾乎都是出自丈母娘之口,女孩子即使有自己的立場和需求,也會習慣的說:我媽說……。

      其實,丈母娘只是男人的最佳假想敵,但絕不是男人的真正敵人。

      愛情終極理想的目的地是婚姻,婚姻卻又不同于愛情,需要物質生活作基礎,這也是婚姻生活的本質。做為丈母娘往往以過來人的眼光審視男方是否具備給自己女兒帶來幸福的基礎。同時,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沿襲著男尊女卑的舊時觀念,丈母娘會有意無意的習慣認為女兒嫁人就是吃虧,擔心日后會吃苦受罪,所以強有力的物質保障是個門檻。即使是所謂的嫁妝,或者是婚房,不過是希望可以換得日后的穩定,將直接影響婚姻不穩定的因素徹底的扼殺在搖籃中。

      記者的一位朋友是個熱心腸,熱情于為單身男女做月老。他認識了一位老母親,家里有一位待嫁的姑娘。她的要求十分明確,不論男方是什么樣的條件,但是一定要有房,哪怕只有50平米。她說出了她的理由,現在有很多男的結婚沒房,這樣的婚姻就很不踏實,男孩子也容易變得沒有責任感。有朝一日男孩子經濟條件好了,能買的起房了,也就開始變壞了,擔心自己的女兒會吃虧,會不幸福。這應該是普天下母親們都有的顧慮。

      當下,不可回避的是現實社會中的不穩定性因素過多,這也直接沖擊到了家庭,離婚率年年走高。僅以北京為例,目前就達到了39%的離婚率,這其中的各種緣由皆不相同。情感的因素父母不能干涉,丈母娘唯獨能做的就是在房產證上要求寫上自己女兒的名字。即便如此,在新頒布的婚姻法中修正到,房屋產權不以房產證的署名為準,即使日后分道揚鑣,其歸屬權都由出資人所有。這也無形中讓女孩子在選擇婚姻的時候更加謹慎,房子也變成必須品了。

      拋開丈母娘的需求,僅從女孩子自身的角度而言,她們也希望由男方能提供婚房。李瑩對記者講到,雖然現在自己的條件不允許買房,但內心十分渴望有一套屬于自己的房子,一來是因為自己身邊的人幾乎都有房,別管大小,別管什么位置,也不論裝修檔次,也算都有個窩,如果自己沒有,就會感覺特沒面子,甚至沒底氣。如果有了房心里就會變得踏實,即使背負著巨額的房貸她也愿意,至少不會因為擔心房東催著搬家而睡不踏實。她向記者講到,在畢業的5年時間里她先后搬了9次家,她說再也不想過那種沒有安全感的日子了。

      在記者隨機采訪的女孩子中,也幾乎異口同聲地講到,房子是必須要有的,即使比自己大幾歲,即使不帥,但物質基礎是選擇結婚對象的第一條件。并且直言道,這個社會的就業壓力大,自己的工作有很多不確定性,男孩子也應該盡量的給女孩子一定的保障,這是由性別差異帶來的家庭分工,所以很多女孩子認為嫁人即是改變命運的機會,青春不常在,機不可失失不再來。雖此種說法有極端之處,但不難看出,這是擺在男人面前必須面對的現實。

      買與不買的痛苦

      房價到底有多高,這種高又給生活帶來了怎樣的痛苦,個中滋味只有親身面對買房的普通階層方能體會得更深或更有發言權。

      以記者在京的朋友為例,大多數由身在老家的雙方父母拿出養老的積蓄為小兩口完成首付,然后由小兩口持續月供1520年,不啃老或由父母一次性付清的情況少之甚少。

      張凱和李瑩的父母早已退休,此前都是工廠的普通職工,積蓄有限,兩家湊起來也不足40萬元,在加上他們小兩口的積蓄總共有50幾萬。兩個人每月的收入加起來有15000左右,他們又想買套100平米的房子,這樣以后有了孩子可以住,甚至老人來京探親都能住的下。照此計劃下來,北京的四環內買房幾乎沒有可能,于是只能把目光鎖定在了京郊、房山等區域,總之就是離中心地帶較為偏遠的地方。自十一從老家歸來后,兩個人不是正在看房,就是在去看房的路上,近兩個月下來卻始終沒有敲定。其中,張凱對記者講到,這個過程中還要與中介斗智斗勇,一不小心中介又從中加價,他認為房子不是中介的,他們不過是掌握信息資源,憑什么要從中賺一筆,雖然很多人都在這么做,但他還是很難接受這個現實。李瑩說,在這一兩個月內,遠在老家的父母也時常過問買房的進展情況,父母也經常會說如果爸媽再多攢點錢,是不是孩子的壓力就會小一些,就不用這樣了。她說:自己的一套婚房,搞得三個家庭都不愉快。

      相比較而言,李瑩的父母算是比較配合的,同意出錢合力買房,張凱也算是個幸運的姑爺,但不乏有個別丈母娘明確提出要由男方全部承擔房款的情況,這樣一來,結婚的愿望就幾乎破滅了。

      伍力大學畢業四年了,目前月收入10000元左右,總體來說生活還過得去。于是他戀愛了。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兩個人的感情迅速升溫,考慮到雙方的年齡,很快便進入到談婚論嫁的程序。女方父母明確提出伍力必須在北京朝陽公園附近買套150平方米的房子,并直言:沒商量。伍力也曾多次前往準丈母娘家中談及此事,希望女方能相應的付出一點,再加上自己和父母的積蓄,在四環以外還勉強能完成首付,然而丈母娘卻依然堅持原來的意見。于是,兩個人沉默了,因為沒有私奔的勇氣,女孩子只能夾在中間左右為難,日久天長,感情開始漸漸的淡化,最后也如許多人一樣不了了之。記者在與伍力的交談中,他直言道,房的事情確實是讓自己很受傷,或者是精神上的,情感上的,甚至是生活上的。他也講到,賺不到買房的錢不會再談感情。正因為如此,數以千萬計的人在經歷了種種辛酸之后無奈選擇了單身,變成了光棍節中的主力。

      成長與擔當

      理性看來,丈母娘和女方對于婚房的要求沒什么不妥,這是傳統觀念,時代背景,甚至社會風氣下的集中作用的結果。對男方來說即便有多種不解,甚至重重困難,但拒絕房子只談簡單的愛情卻是不合時宜的理想觀念。在房價調控不能夠臨幸于多數人的時候,需要做的也只剩下了面對與擔當。

      張凱對記者講到,買是必需要買的,只不過眼下還沒有遇到各方面都讓自己滿意的,他說他很理解現在女孩子的一些想法,并不認為這是無理要求,擁有自己的房子確實可以讓人變得踏實和有責任感。自己雖然面對還貸壓力,但逼著自己學會擔當,就會改掉自己拖延的壞毛病,甚至激發出更大的潛能。所以很難講的清,買與不買究竟是壞事,還是好事,一切都要取決于你的心態。因為現實永遠擺在那里,不會向你妥協,你只有面對。

      在國外,一項專業的統計數據顯示,一個大學畢業8年的人才會擁有一套屬于自己的房子。但在國內往往畢業4年甚至剛剛畢業的80后就渴望擁有自己的房產,其實這不過是在提前享受自己不該擁有的東西。

      張凱和李瑩目前依然輾轉在買房的路上,他們會堅定的一直走下去。張凱說,實在不行就買小一點的,先結了婚再說。伍力在與記者的交談中也提到,他無比期待著的房價可以快速回落,比期待一段感情的到來更為迫切。他說:我現在要做的就是盡快讓自己成長起來,收入再提高一大截,然后一切就都隨緣吧,只是不知道要等到何時何地才能如愿以償。不難看出,他在說這句話的同時眼神里流露出來的難掩的落寞和止不住的憂傷。

      登錄后發表評論。
      彬州樓盤最新動態
      電話:029-34921380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陜西省彬州市北大街16號(老市場隔壁) 郵編:713500
      Copyright © 2004-2019 陜西大彬網科技有限公司運營 北京城市聯盟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城市聯盟
      陜ICP備18010958號-1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 人力資源服務許可證110114718441號
      分類小幫手
      本站客服幫助
      内蒙古快三电视走势图

        <dl id="lhako"><menu id="lhako"><thead id="lhako"></thead></menu></dl>
        <em id="lhako"></em>

            <dl id="lhako"><menu id="lhako"><thead id="lhako"></thead></menu></dl>
            <em id="lhako"></em>